“三月正当三十日,占得,春光毕竟共春归。”全诗赏析

作者:admin
围观群众:2
更新于




三月正当三十日,占得,春光毕竟共春归。


出自清代庄棫的《定风波·为有书来与我期》




为有书来与我期,便从兰杜惹相思。昨夜蝶衣刚入梦,珍重,东风要到送春时。
三月正当三十日,占得,春光毕竟共春归。只有成阴并结子,都是,而今但愿著花迟。





婉约
惜春
怀人
恋情







译文及注释



译文

期盼有书信来与我期约,所以见到香草和兰草还有杜若,就禁不住起相思之意。昨天夜里梦到了友人,道一声珍重。到了暮春时节,而且东风就要把美人吹送到自己身边来了,虽然相见遥遥无期,相思却绵绵不断。
此时正当三月三十日,春景不常,很快春天就要离去了。虽然以后将是遍地的绿荫和累累的果实,可如今我却盼望春天再长一些,花期再长一些。

注释

定风波:唐教坊曲,后用为词牌名。以五代欧阳炯所作为正格。双调六十二字,平韵仄韵互用。又名《定风流》、《定风波令》、《醉琼枝》。
与我期:言对方有信来与我相约。
兰杜:兰草和杜若,均为香草。
相思:彼此想念。后多指男女相悦而无法接近所引起的想念。
蝶衣:喻轻盈的花瓣。
毕竟:到底,终归。
而今:如今。 唐张安世《苦别》诗:“向前不信别离苦,而今自到别离处。”
但愿:只愿,只希望。






评解



此词着意抒情。写人物而以景物相衬,于情景交融中微露惜春怀人之意。含蓄委婉,轻柔细腻,往往语意双关,耐人寻味。






创作背景



庄棫出身于盐商之家,早年为部主事,光绪十四年中举人,后家道中落。咸丰五年(1855)游京师,赴试不第。一生从未入仕,沦落穷愁,潦倒不堪。伴随他的除清贫以外,还有恋爱和婚姻的不幸。这首词便是这种不幸的记录,但却无法明了其具体内容。





非特殊说明,本文版权归 古诗词网 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.

本文分类: 古诗大全

本文标题: “三月正当三十日,占得,春光毕竟共春归。”全诗赏析

网站分类
最近发表
文章归档
友情链接